您的位置:快乐扑克三18071549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年輕慾盛淫蕩小姨
年輕慾盛淫蕩小姨

重庆体彩快乐扑克:年輕慾盛淫蕩小姨

應天市!
  下午六點,太陽已經偏西,黃昏來臨,夕陽無限美,只是近黃昏,許多人結束一天的辛勤工作匆忙的趕回家中。
  歸家的人們總是帶著疲憊的身軀像狗一樣的活著。
  而徐振東就是其中一個,他看起來似乎比人群中的每一個人都要疲憊,都要迷茫,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對這個未來的絕望。
  “第十三個了,已經第十三個醫院了,都不要我,我已經盡量的選一些小點的醫院了,私人醫院也跑了七八個,依舊碰壁?!?br />  “難道畢業真的就是失業,好像也不是這么說,畢竟我們醫學院的很多人都找到工作了,但他們大部分都是學西醫的,而今中醫微式,這些醫院都看不起中醫,更看不起我這樣即將畢業的中醫學生?!?br />  嘮叨幾句,徐振東匆忙回到租房,因為在校期間有女朋友,所以很早以前就搬出來跟女友同居,兩人都是學生,花銷不大,蝸居一個一室一廳就可以了。
  不過現在臨近畢業實習,女友在應天市的龍華區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實習機會,為了離工作地點更近一些就在那邊租房了、
  所以現在只有徐振東一個人住。垂頭喪氣的回到租房,看著亂糟糟的房間,也沒有收拾的心情,往床上一坐,看著窗外的夕陽。
  “既然這些小醫院不要我,那我明天就是最好的醫院——應天醫院,好像有幾個同學就在那邊實習,就算不要我,也無所謂了,反正已經碰壁了這么多,說不定他們人事部的人瞎了呢!”
  心情不怎么好,飯都不想吃,拿起手機刷一下朋友圈,頓時愣住了,看到女友李青蘿更新朋友圈動態,內容很簡單:我們很好!下面附著一張照片,李青蘿依靠在一個男子胸前。
  “這……”徐振東頓時蒙圈了,憤怒由心生。
  “應該是同事,同事而已,一定沒事的,我們那么相愛,說好了畢業兩年就結婚的,青蘿不會騙我的?!?br />  這么一想,手機響起,是女友李青蘿打來的,猶豫幾分,接了,假裝沒有看到朋友圈一般,微笑著說道:
  “青蘿,想我沒?從你去那邊實習,我們就有小段時間沒一起吃飯了,要不今晚一起吃飯?”
  等了一會兒,電話那頭沒有聲音,徐振東以為手機出問題了,看了一眼,依舊在通話中……
  “青蘿,怎么了?怎么不說話啊?”
  這時,聽到那邊傳來深呼吸的聲音,像是在鼓足勇氣一般。
  “振東,我們……我們分手吧!”
  嗡!
  腦海一下子就空白了。
  強忍的憤怒冉冉冒起,但是他還在使勁的壓制,言語已經變得有些冰冷了。
  “你劈腿了?找了新的男朋友了?”
  “沒……沒有!”李青蘿說話都有些遲疑,“我只是覺得我們性格不合適?!?br />  “青蘿,別開玩笑了,我們在一起三年,一直都非常相愛,怎么可能性格不合!是不是朋友圈里的那個人?”
  “啊……你……你看到了?”李青蘿有些驚愕,不過緩了一會兒,聲音有些鎮定的說道:“我想過了,我們兩人都是外地來的,而且你是學中醫,現在中醫根本就不受待見,你已經去遍了應天市的醫院問過了,都沒有一個要你吧?”
  “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想再回到鄉下,我習慣了大城市的繁華,而我現在的男朋友是天易集團的公子,她可以給我我想要的生活,希望你能理解我!”
  那邊說話已經不想剛才那樣有些結巴與猶豫,而是決絕。
  “青蘿,雖然我現在沒什么成就,但是我會努力的,只要我們努力就一定可以在應天市立足的,明天我就去應天醫院試試!”
  徐振東已經在強壓心中怒氣,希望能挽回這個一直愛著的女友。
  “呵呵,徐振東,別天真了,你學的是中醫,就算你學習成績很好,但那又如何,出社會講的是關系,而且中醫微式,根本就不入流,應天醫院更加不會錄用你,就算你幸運被醫院錄用,你需要多少年才能在這個城市買房買車,我是女人,我的青春是有限的,我等不起?!?br />  “我可以給我爸媽講,讓他們跟親戚朋友借錢給我付首付先,然后我們在慢慢還……喂……喂……青蘿……青蘿……”
  話還沒說完,那邊已經掛電話了。
  徐振東看著漸落的夕陽,殘留在西邊的光芒都顯得那么的蒼白無力,連老天都覺得自己可憐了嗎?
  在學校時刻苦學習想要給家里爭光,所以成績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本來以為憑借在學校的優秀表現,出社會就可以賺到大把的錢。
  然而現實卻給他狠狠一巴掌,連個畢業實習的工作都找不到,更別說賺大錢了,現在連女朋友都嫌棄自己賺不到錢而離去。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此!
  悲中生憤,緊咬牙關,一拳打在木桌上,手指破皮,血液流出,但是他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依舊覺得殘陽的蒼白正如現在的自己,搖搖欲墜,已然黃昏,接近絕望黑夜。
  血液沿著桌面流淌,血液碰到了一塊放在桌面上的暗黑玉墜,瞬間血液被玉墜吸進去了許多。
  “我一定會成功的!”
  徐振東憤憤說著,收回看向遠方的目光,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原本暗黑的玉墜竟然在吸收自己流出來的血液,而且顏色變成略帶暗紅起來,大吃一驚,趕緊收回手,看了一下傷口,卻發現傷口已經自動痊愈。
  “這……”
  這一切變化讓徐振東吃驚不已,檢查自己的手完全不像是剛剛擦破皮,要不是桌面上還有少許的血跡,他真的不相信剛才的場景。
  好奇看向已經變成暗紅色的玉墜,拿起來,仔細的看了一番,除了顏色變了之外,其他的都沒有變化。
  “這是爺爺臨終前給我的遺物,臨終時一直叮囑我不離身,后來因為女友送我一條吊墜而換下來?!?br />  說罷,扯下脖子上的吊墜,看了一眼,毅然決然的扔到樓下垃圾堆,既然已經分手了,那就沒必要再留戀。
  重新戴上爺爺留下的玉墜,頓時感覺胸口傳來一陣暖流,好像有什么東西從胸口鉆進體內,并且沖向腦袋里。
  一瞬之間,腦袋越發劇痛。
  “痛!痛!我的腦袋,這是怎么回事啊!”
  徐振東感覺腦袋痛得難受,抱頭打滾在床上,腦海中不斷地有新的記憶涌進來。那不屬于自己的記憶。
  劇痛無比,腦袋幾乎要裂開了,抱頭打滾,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痛不欲生。
  意識終于支撐不住,昏迷過去。
  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什么人說話。
  “此乃我神農畢生心血,希望有緣人能將其傳承下去,繼續弘揚中醫博學,懸壺濟世……”
  模糊之中并沒有聽清楚太多。
  等到徐振東再次醒來。發覺腦海中發現了很多不屬于自己的記憶。
  醫道玄術,修行道法,星辰卜學,以及神農先祖的游歷行醫的經驗出現在腦海中。
  不過現在表露出來的好像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被強行壓制,因為信息量太過龐大,目前他只能承載小部分。
  爬起來,揉了揉太陽穴,腦?;褂行┣崳⒌哪咽?,不過已無大礙,漸漸的消化腦海中的龐大信息。
  第二章醫者仁心
  足足一個小時,他終于整理完畢腦海中龐大的信息量記憶,本人也驚呆了。
  腦海中得到的傳承包括很多東西,有諸多至今失傳的醫術針炎之法,相卜占卦,風水玄學,星辰異象詭變之辯,修煉仙術之法更是應有盡有。
  徐振東完全沉浸在其中奧妙,不斷驚嘆神農祖先把中醫研究的如此透徹,后世出現的中醫都是建立在神農醫術的基礎上,而他現在得到了最全面,最玄學,最正宗的中醫之術。
  “沒想到中醫之術囊括異象玄學,星辰相卜,修煉大道,如此之多?!本局?,徐振東興奮起來了,看著窗外已經完全被黑夜侵蝕的夜色,大聲喊道:“天不絕我,我徐振東一定會出人頭地的。一定可以笑傲江湖的?!?br />  得到如此驚天傳承,徐振東當然要爭分奪秒充斥自己,按照腦海中的一部修煉功法——《撼天經》修煉起來。
  盡管得到了神農的傳承,但《撼天經》作為修煉鋪助行醫之法也是博大精深,徐振東慢慢的從頭開始修行,一絲不茍。
  不知不覺,天色微亮,緩緩停下修行,睜開眼眸,一點都不覺得累,精神抖擻,神清氣爽,渾身充滿力量,心情也大為暢快,昨天失戀的悲傷已經煙消云散了。
  “先吃早餐,然后去應天醫院試試運氣?!?br />  得到神農傳承的徐振東顯然自信了很多,洗漱之后拿著簡歷,飛奔下樓解決早餐,然后興匆匆的前往應天醫院。
  剛出門沒多久,聽到了急救車的聲音,由遠至近開過來,頓時吸引了徐振東的目光,急救車在前面不遠處的應天豪華大酒店停下,匆匆忙忙的下來七八個醫護人員。
  “去看看!”
  徐振東快步走過去,也有一些看熱鬧的人小跑著過去。
  酒店大廳圍著很多人,都是看熱鬧的,中間躺著一個口吐白沫,已經昏迷的年輕人,臉色發白,額頭上顆粒汗珠冒出,面目有些猙獰,弓著腰,捂著肚子,極其難受。
  “醫生,快救救我兒!”
  一個穿著紫色包臀的女人,抓住帶頭醫生的手臂不斷地搖晃,焦急萬分,即使這樣也掩蓋不住她身上的高貴氣質。
  “楊夫人,請放心,王醫生會救他的,王醫生可是我們應天醫院外科室的主治醫師,一定能救你兒子的?!?br />  護士長說著,他們剛剛接到急救電話就趕過來了,而且電話里說明了是楊萬象的兒子楊千琨。
  楊萬象乃是應天市為數不多的大企業家,其萬象集團產業眾多,其中包括餐飲,酒店,服裝等等,這家應天豪華大酒店就是其產業之一。
  而且萬象集團每年都會給應天醫院捐贈一些醫療器材,所以得知是萬向集團的公子,馬上派出王振國這個極富盛名的主治醫生,還有護士長。
  “你們還不趕緊把楊少爺抬上擔架,送去醫院!”護士長大聲的訓斥其他的護士。
  “別動!”王振國大聲說著,目光一直關注弓著身子在地上抽搐,吐著白沫的楊千琨,說道:“這是罕見的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癥,不能動彈,其中毒素已經開始蔓延在周身,一旦動其身體會加速毒素的蔓延,一旦蔓延到五臟六腑就徹底沒救了?!?br />  正準備把楊千琨臺上擔架護士們呆住了,收回手。
  “這是什么癥狀啊?怎么沒聽過啊?”護士長好奇的問道。
  在場的人估計除了王振國知道這個病癥外,也就是剛剛得到神農傳承的徐振東知道了吧。這也是在傳承中得知的。
  “這是一種可以長期潛伏在體內的毒素,就像是蛇一樣的隱藏起來,一旦遇到契機就會毒發,所以才會稱之為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征,目前全世界出現過幾十列,只有三起救活了。但那是在美國?!?br />  “你可是應天醫院極負盛名的醫生,難道你都治不了嗎?”護士長驚呆,其他人更是震驚了。
  要知道連王振國都治不好的病,那在應天市誰能治好?
  王振國搖了搖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要說在應天市能有人治好的,恐怕只有華院長出手才有這個可能了?!?br />  “院長?華勝義?趕緊叫他過來?!毖罘蛉俗プ⊥跽窆囊灤?,很粗魯的連扯幾下。
  “楊夫人,王某無能為力,只能幫你請院長了,只是恐怕楊少爺等不了那么長時間了?!蓖跽窆彩趨鋈?,自己的醫術救不了,院長出手的話可能還有兩層把握,只是這個楊千琨病毒蔓延的很快,恐怕沒等院長到來,已經斃命。
  “不如讓我來試試?”
  突然,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來,人群中走出來一個年輕人。
  正是徐振東,他的腦海中有關于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癥狀的治療之法,繼承神農醫學,懸壺濟世,醫者仁心,豈能見死不救!
  “你?你是誰?”王振國疑惑的問道。
  “我叫徐振東,熟知中醫之術,我有七層把握治好他?!斃煺穸檔?。
  “中醫?你在開玩笑嗎?還有七層把握救人,即使院長到了也不過兩層把握,你想要巴結萬象集團也選個好時機啊?!蓖跽窆笊乃底?,眼中充滿鄙視,說道:“這年頭,中醫還能救人嗎?這可是萬象集團的公子,一旦出了什么事,你擔當得起嗎?”
  “我……”徐振東想反駁什么,此刻,人群中也傳來了很多異議聲。
  “這位年輕人,連赫赫有名的王振國醫師都治不好,即使院長也才兩層把握,你說你有七層把握,你別逗了?!?br />  “就是,年輕人不要沖動,萬象集團可不好得罪,那可是幾十上百億身價的大集團呢?!?br />  “現在的中醫都是騙術,一點科學依據都沒有,怎么可能救人啊?!?br />  “中醫學者都是六七十歲的老頭,這個年輕人冒充什么不好,冒充中醫,這不是找死嗎?”
  眾人一人一句的遍地中醫,把中醫說的一無是處,徐振東不理會他們,他擁有一顆醫者仁心,學習中醫就是為了懸壺濟世,看向楊夫人。
  “楊夫人,剛才王醫生說的你也聽到了,你兒子的病即使院長到了也只有兩層的把握,而且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還沒等到院長,他就死了,要是你給我治的話還有機會活過來,你覺得呢?”
  不等楊夫人回答,王振國搶先答道:“小子,你的治療只會使楊少爺提前死亡,楊夫人,你可別相信有心人的胡言亂語?!?br />  “提前死亡?”楊夫人當下就不干了,看著徐振東,說道:“中醫現在就是騙術,你趕緊走吧,別想用這樣的手段來巴結我們萬象集團?!?br />  “楊夫人,我好心想要幫你兒子治病,你就是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我嗎?”要不是擁有一顆醫者仁心,立志要懸壺濟世,徐振東現在就馬上離開。
  “我謝謝你全家的好意了,很快院長就來了,你給我滾!”楊夫人說著,手機響了,嘴角笑了一下,馬上接了。
  而此刻,眼看楊少爺口吐白沫,再不抓緊醫治,真的就死掉了,見死不救有違本心,更對不起祖先神農的醫學之道。
  當下,管不了那么多了,徐振東取出隨身帶的銀針帶,隨手一抖,整個銀針袋展開,一排排的銀針閃爍著光芒,他以氣云針,體內真氣融入銀針中。
  另一只手抓住另一根銀針,在楊少爺的T恤上輕輕一劃,T恤就破開,露出發紫皮膚。
  緊接著,他非??燜俚慕姓胙?,以氣運針,行云流水,手法嫻熟,片刻便在楊少爺身上扎了十幾針。
  楊少爺抽搐的身體,突然停止了,也不吐出白沫,徐振東氣灌銀針,以《撼天經》功法灌輸些許真氣進入他的體內,扣住毒素的蔓延。
  這一過程非常迅速,一氣呵成,其他人都來不及阻止,看著也有些驚呆了。
  “你個混蛋,住手!”
  正在打電話的楊夫人看到這一幕,尖叫起來了。
  第三章陪你玩
  楊夫人接個電話的片刻時間,回過頭來卻看到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在自己的兒子身上扎了十幾針,頓時暴怒。
  電話還沒說完,尖叫起來了,一把推開正在施針的的徐振東。
  徐振東被她的尖叫聲驚醒,但沒想到她竟然一把推過來,一下子被推開了。
  徐振東生氣的站起來,眼神冰冷,看著這個不可理喻的楊夫人,菩薩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人。
  “我的治療還沒有完成,目前只能保他半天沒事,你這樣阻礙我治病,難道是想你兒子快點死?”
  要不是醫者仁心,想要懸壺濟世,他早就離開此地,何必留下來受氣呢。
  “你知道我兒子是誰嗎?我兒子可是萬象集團的唯一繼承人,要是我兒子有什么三長兩短,我要你死!”
  說著趕緊趴下,觀看兒子的情況,只見兒子臉色依舊蒼白,抽搐少了,口中也沒有吐出白沫,但她并不認為這是扎在兒子身上的銀針發揮出來的效果。
  徐振東的眼神驟然冰冷下來,剛才情況危急,自己不出手相救,楊少爺必死無疑。雖然不經過家屬同意有些不妥,但見死不救有違自己一直堅守的醫者仁心,更何況先祖神農傳承的醫德亦如此,不可違背!
  只是,現在他救人了還要受到家屬的怒罵,心中極為不爽,冷冷說道:
  “我還需要再進行施針,不然還是會死的?!?br />  “你……滾!保安,保安,把這人給我趕出去,我不想在見到這人?!?br />  楊夫人可是這家酒店的老板娘,保安馬上趕過來,怒氣沖沖的看著徐振東。
  徐振東眼神冰冷到極點,也很失望,一聲冷哼。
  “我行醫乃是醫者仁心,不求有功,但求問心無愧,而你卻百般阻擾,就算是菩薩也有三分火氣,老子才懶得在這遭罪,祝你兒子早曰康復!”
  說完,大步朝著大門走去。
  而迎面走來的是楊萬象和應天醫院院長華勝義,后面還跟著六個保鏢。風風火火的趕過來,與徐振東擦肩而過。
  “萬象,你終于來了,你再不早點來,我們的兒子就要死了!”楊夫人哭泣的抱住楊萬象的手臂。
  “這是……怎么回事?”楊萬象有些震怒,看到十幾根銀針扎在兒子身上。
  “剛剛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試圖想要用中醫進行醫治,還好楊夫人發現的及時,已經阻止那人的胡來,總算是撐到了華院長的到來?!蓖跽窆プ∽旁諮鍆螄竺媲氨硐值幕?,急忙說道。
  “中醫?簡直胡鬧!”楊萬象勃然大怒,大聲說道:“都給我撤了!”
  這不是更好的表現機會嗎?王振國馬上伸手過去拔針,卻被一直枯黃的老手抓住。
  “華院長,你這是……?”王振國看著抓住自己的手的華院長。
  華勝義眼中充滿了震驚,到現在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實,非常鄭重的說道:“此病正是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征,而且是極為危險的階段,按理說應該無救了?!?br />  “雖然我華某人不是中醫專家,但對中醫也是略知一二,從眼前的情況看來,必然是這十幾針護住了犬子的性命,毒性已經被扣住,不再加以蔓延,只是,目前只能算是穩定而已,并沒有完全痊愈?!?br />  “剛才施針之人乃是高人,你說剛才楊夫人阻止?”
  華院長緩緩說著,言語中充滿震驚。
  他的話語一出,在座的其他人都震驚了,連德高望重的華院長都這么說,那只能說明剛才那人確實有真才實學的,并不是他們之前說的中醫騙子。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誰知道這年頭中醫還有用啊!”楊夫人頓時結巴語塞,臉色有些難看,“你不是來了嗎?你救我兒子啊,快,快救救我兒子?!?br />  華院長認真的檢查了情況,說道:“此病,華某無能為力,要不是這上面的銀針暫時緩解,楊少爺恐怕已經西去了?!?br />  “嗚嗚嗚,老公啊,我們的兒子啊,你快救救我們的兒子啊!”楊夫人頓時嚎聲大哭,抱住老公的手臂,不停的搖晃著。
  楊萬象還算是比較冷靜的,眉宇間皺成一個川字,額頭上也是冒出了細細的汗珠,看著華老:
  “難道就沒有人能救我兒了嗎?”
  “有!”華老鎮定的說著。
  “誰?是誰?趕快把他叫來!”楊夫人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轉移過去抓住華院長的手臂。
  “是誰?”楊萬象動容,眼神中多了一份激動。
  “就是剛剛施針之人,要不是施針被阻止,想必他定然可以治好楊少爺?!被撼に底?,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高人性情難以琢磨,此次楊夫人得罪于他,恐怕難以找回啊!”
  “老公,快把那人找回來,快,讓他給我們的兒子治病!”楊夫人有扯住老公的手臂。
  “哼!”楊萬象一聲冷哼,盯著她:“你干的好事,人家好心治病,你干了什么?是不是剛才出去的那個人?”
  “是!是!是!”
  說罷,他轉身看向身后的保鏢,大聲命令,“趕緊去把人給我請回來?!?br />  六個保鏢領命,飛奔出去。
  而楊萬象和楊夫人也緊跟著出去了?;撼び淘チ思阜?,也和醫護人員在此等候,看著楊少爺的安危。
  此刻,徐振東一臉怒氣,真想扇自己幾個耳光,為什么要進去找罵,好奇害死貓!
  “我怎么就那么賤呢,為什么偏偏好奇進去?!斃煺穸崆岬腦諏臣丈仙攘艘幌?,深呼吸,“不管了,先去應天醫院面試再說吧?!?br />  沒走多遠,后面傳來叫喚聲,但沒有叫自己的名字,徐振東也懶得理會。
  只是一會兒,那些人就追上來,六個西裝革履,帶著墨鏡的高大男人一臉威嚴的圍住他。
  徐振東認識這幾人,正是剛不久跟楊萬象進去的保鏢。
  “楊少病情為救治完成,楊總讓你回去治病!馬上?!?br />  這些人面色冰冷,態度惡劣,哪有一點求人的態度,頓時就讓徐振東非常不爽,剛才楊夫人咄咄逼人,現在保鏢又如此態度。
  徐振東眼眸冰冷,看著擋在前面的那人,說道:“我不配給你們楊少治病,讓你們楊夫人另請高明吧!讓開!好狗不擋道?!?br />  保鏢大聲道喝:“放肆,別給臉不要臉,能給萬象集團的公子治病,那是你的福氣,你執意要反坑,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br />  “這就是你們楊總求人的態度?”徐振東冷笑,看了一眼六人,說道:“那我就看你們如何個不客氣法!滾開!”
  說著,快速伸手,擋在前面的那人瞬間被抓住手腕,渾身酥麻,徐振東用力一推,那人就被推倒在地。
  這一動作仿佛一氣呵成,其他保鏢都沒反應過來,徐振東跨步走去。
  “給我站住?!?br />  其他保鏢急了,絕對不能讓徐振東跑了,不然他們無法跟楊總交代,當下快速伸手抓去。
  這些保鏢可都是退伍軍人或者練家子人物,伸手不凡,要是個普通人,還真是讓他們宰割,但徐振東可是修煉了《撼天經》的,今非昔比。
  “哼!滾開!”
  一聲冷哼,瞬間身影移動,巧妙的躲過了保鏢的攻擊,手中出現了數根銀針,手腳麻利,在這六個保鏢邊上繞了一圈,六個保鏢馬上就一動不動的保持動作,就像是被人點穴一樣。
  “你……你對我們做了什么?”
  保鏢驚愕,渾身不聽使喚,完全動不了,眼神有些驚恐的看著徐振東。
  “我徐振東不是那么好惹的,既然你們想玩,我就陪你們玩!”
  說著,徐振東一抬腳,緊接著一踹,一人直接被踢出五米開外,慘叫不已,還不能動彈,硬生生的忍著劇痛。
  “你們也應該受到懲罰,求人就應該要有求人的態度!”
  呯!
  呯!
  呯!
  呯!
  呯!
  六個保鏢都被他拳打腳踢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痛苦不已。
  而此刻,楊萬象和楊夫人也終于趕到了。
  第四章跪下求救
  楊萬象夫婦剛剛趕到就看到自家的保鏢痛苦的躺在地上不能動,面目猙獰,甚至臉上還帶著傷痕。
  “廢物,廢物,幾個廢物!連個普通人都抓不住!”楊夫人很生氣的看著幾個保鏢罵道,言語中充滿了嫌棄。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楊萬象一臉鎮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臉頰中帶著歉意,嚴肅說道:
  “你們這是干什么?我讓你們是來請人的,你們怎么能動粗呢?”
  他本人其實也是想請徐振東回去,就是這些保鏢手段粗魯了點,現在,只有這個年輕人能救自己的兒子了,他萬萬不敢冒犯。
  徐振東聽了他的話,又聽到楊夫人的話,心里依舊很不爽快,楊夫人的態度依舊很差勁。
  “楊總這是什么話啊,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中醫都是騙子,我可不敢耽誤了令公子的病情,畢竟你們的華院長已經到了,似乎沒有用得著我的地方了?!?br />  說著這里,徐振東的目光瞄了一眼楊夫人,淡淡說道:“況且,我即使好心救人也只有被罵的份,完全是我咎由自取的,我還不如早點抽身出來,免得某人要我死?!?br />  楊萬象一聽,心中暗叫不好,同時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老婆,急忙解釋道:“中醫是我國幾千年傳承的絕學,怎么會沒用呢,華院長束手無策的病都被小兄弟穩住了。小兄弟乃是神醫啊。剛才是我幾個保鏢有眼不識泰山,我再次待夫人給您道歉,還請小兄弟救救我兒子吧!”
  說完,還對徐振東深深的鞠了一躬,九十度。
  楊萬象可是應天市極富盛名的大企業家,旗下產業眾多,身價幾十億的人,此刻卻給一個年輕人鞠躬。
  楊夫人一聲冷哼,眼中鄙視的看著徐振東,打開自己的包包,拿出一沓鈔票,不屑說道:“不就是想要錢嘛,開個價吧,要多少錢才肯為我兒子治病?”
  本來聽了楊總的話語,態度很不錯,對楊少的病情也是有著不能不救的心里,打算回去救人的,但是楊夫人這話一出,徐振東的眼眸一冷,驟然暴起。
  “楊總,對于你的保鏢,他們不是我的對手,而且我已經收拾他們了,所以我想說的是得罪我的并不是保鏢,而是她,楊夫人!”
  此刻已經幾個人圍觀上來,也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對于徐振東的話語,圍觀群眾吃驚不已。
  “你什么意思啊?徐振東,我和我丈夫是什么人?我們可是萬象集團的總裁,我們都已經拉下臉來求你了,你還想怎么樣?”楊夫人依舊是一臉高傲的模樣,鼻孔朝天的樣子。
  “只要是在應天市,我們夫婦出手,從來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現在我們來求你,那是你的福氣,你知道每天都有多少人想要見我們一面都不能如愿嗎?現在機會擺在你面前,你別給臉不要臉!”
  這話一出,圍觀群眾也紛紛在點頭,他們也是看到是萬象集團的總裁夫婦才停留下來圍觀的,還有人是從酒店那邊過來的。
  “是嗎?既然那么多人求著見你,那你去求他們給你兒子治病吧?我一個中醫騙子治不了貴公子的金貴身體,萬一治出個什么好歹來,我擔當不起,我賤命一條可賠不起,再見!”
  說完,徐振東轉頭一走,完全不理會兩人目瞪口呆的模樣和群眾驚呆的表情。
  “這小兄弟是不是腦子有病啊?這可是萬象集團夫婦,一旦有點關系,那在應天市可是榮華富貴享受不盡啊,竟然拒絕了?!?br />  “年輕人就是沖動,為一時之快就要錯過機緣,可惜了?!?br />  “年輕人有個性不要緊,但是就這樣丟了機緣,那就是遺憾一輩子的事了,”
  “這年輕人竟然敢拒絕楊萬象,是不打算在應天市混下去了嗎?”
  群眾紛紛為徐振東感到惋惜,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禁搖頭。
  “站住,你給我站住,你不能走!”
  楊夫人看到徐振東這么堅決的走了,神色凝重起來,趕緊追上去,大聲的尖叫起來。邊追邊叫。
  “你不就是嫌我這給的錢少嗎?我們萬象集團不缺錢,你要多少,你說,我可以馬上轉給你,只要你給我兒子治病。要多少都可以?!?br />  在她的心中,沒有什么事是錢解決不了的事,以往的多少事都是砸錢就能解決的,所以她很理所當然的覺得這件事也是一樣可以用錢解決的。
  徐振東突然停下來,眼眸冰冷,盯著楊夫人,冷冷說道:“我要一千億,你能給我一千億我就馬上回去把你兒子治好,別以為有錢就了不起,有本事你給我一千億啊,你有嗎?”
  既然你這么有錢,那你就給我一千億,看你能不能拿得出來。
  “你……你……好你個徐振東,你別欺人太甚了,我……”楊夫人頓時也怒了,萬象集團市值最多也就一百億,徐振東卻要他拿出一千億才肯救自己的兒子。
  “閉嘴!”楊萬象突然大聲訓喝,冷眼看了一眼老婆,沒好氣的說道:“事情還不是你惹出來的,本來徐神醫就是給兒子治病的,你把人推開,阻止了,你這不是要害死我們的兒子嗎?你是不是想要千琨死了你才舒坦啊!”
  “啊……沒有,沒有啊,萬象,救救我們的兒子,我不能沒有千琨?!毖罘蛉酥沼諫舯淶貌鍍鵠?,抓住丈夫的手臂,哭嚎之聲變大了。
  看到此景,圍觀群眾都覺得可憐起來,已經可以動彈的保鏢已經跟上來,畏畏縮縮的跟在后面,突然覺得這個女人有些可憐了。
  只是從她之前的所作所為來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要不是她,現在情況也不至于如此,怨不得別人。
  楊萬象凝重的看著徐振東,無比的凝重,就這么看著一會兒,好像在做一個艱難的決定。
  可是徐振東可不想繼續面對這個惡心的女人,轉身就走了。
  卻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自己的手,緊急著!
  撲通!
  楊萬象跪下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可是堂堂萬象集團的總裁,手下公司市值幾十億甚至百億的人啊,竟然給一個年輕人跪下了。
  “徐神醫,我知道,先前是我妻子不對,他對中醫不了解,才會對中醫之言有所偏激,徐神醫明明可以救我兒子一命的,但是我夫人卻出手阻止了,對于她的行為,我深感愧歉,你施恩于我兒,我妻卻恩將仇報,是她的不對,在此給你跪下道歉?!?br />  “我楊萬象就這么一個兒子,不能就這么讓他年紀輕輕就走了,不能白發人送黑發人啊,等我老了,都沒個人來給我送終,求求徐神醫,求求你不計前嫌,救救我兒子吧!”
  說到這里,楊萬象看向妻子,怒道:“還不跪下給徐神醫道歉?”
  第五章運針救人
  華院長這時也趕到了,正好看到了楊萬象跪下的一幕,頓時驚呆了,他即使是應天市的院長,但是對于楊萬象這樣的億萬富豪都是尊敬有加的。
  沒想到這等富豪為了給兒子治病,硬生生的在路邊給一個年輕人跪下了,心中滿滿的震驚??觳階吖?,卻不敢說話。
  不僅僅是華院長震驚,楊夫人也是現在蒙圈了,自己的老公可是高高在上,從未給人跪下,本這一舉動震驚。
  不僅如此,丈夫還叫自己跪下,她的腦子轉不過來,呆住。
  “還不跪下給徐神醫賠罪?”楊萬象厲聲說著,言語中充斥著怒氣,就這么一個兒子,絕對不能就這么死了。
  從震驚中驚醒過來,楊夫人冷毅的眼神一下子軟化下來,撲通一聲跪下了,抱住徐振東的大腿,哭泣著說道:
  “徐神醫,求求你救救我兒子,我只有這么一個兒子,求求你救救他,之前是我的錯,我給你道歉!”
  徐振東也是被兩人的舉動震驚了,沒想到兩人高高在上的人物說跪下就跪下,同時也是非常佩服楊萬象的氣魄,盡管是王者風范,卻能伸能屈,適時低頭。
  不管路人的震驚與小聲議論,此刻,兒子的命最重要。
  徐振東的固然很氣,但是兩人一跪,氣已消失大半,當然也有本就醫者仁心,懸壺濟世的緣故在里面。
  “楊夫人,你應該慶幸你有個好丈夫!”
  徐振東說著,返回酒店,加快步伐。
  楊萬象夫婦激動的趕緊起來,小步追上去,嘴里不斷地道謝,楊夫人閉嘴不說話,楊萬象微微低下身子擺出求人的姿勢。
  華院長走在徐振東的身邊,說道:“你就是徐神醫吧,你真是個國醫圣手,竟然能夠運氣施針,不知您能否達到御氣運針之境?”
  華院長雖然不是中醫,但是對中醫略有所知,知道御氣運針可是中醫的一個很重要的分水嶺,同時也是達到了中醫大師級的水平,不可忽視的力量。
  徐振東看到是華院長,也是幾分開心,畢竟自己想要去應天醫院應聘,邊趕路,邊急促說道:“華院長過獎了,您叫我徐振東就可以了,我還未達到大師級別的御氣運針,中醫的博大精深只學到了冰山一角而已?!?br />  “哦!那你打算如何救治楊少的病呢,這可是就是人稱國醫圣手的唐老來也未必能行,你真的有把握?”華院長說著,余光瞄了一眼后面的楊萬象夫婦,說道:“你應該知道楊少的身份,如果不可行,卻不可急于表現?!?br />  雖然徐振東這么說,但是華院長卻不小窺徐振東,畢竟小小年紀便有膽量救治如此高難度的病情,并且在緊要關頭穩住了楊少的病情,已經表現出不俗的天賦,稍加培養,假以時日,定然前途無量啊。
  徐振東只是淡淡一笑,沒有說什么,有神農傳承在身,他可以運籌帷幕,救治楊少的病情不成問題。
  快步的趕回酒店,眾人維護,醫護人員守護者,一切保持著原樣,徐振東拿出銀針袋,隨手一抖,鋪展開來。
  “我需要安靜,和不被打擾!”
  徐振東已經開始運轉體內《撼天經》,真氣灌輸與銀針,盡管還沒達到御氣運針的大師之境,但他借助真氣的玄妙,依舊可以治療楊少的病,只是稍微慢一些罷了。
  楊萬象冷冷的看了一眼老婆,賠笑的看向徐振東,堅定的說道:“您放心,絕對不會被人打擾的,把閑雜人等趕出去,保持大堂的安靜,今天暫時營業?!?br />  一會兒,整個酒店大堂安靜下來,仿佛銀針落地都能聽到聲音,沒有人敢喘一口大氣。
  徐振東運氣施針,動作幾塊,行云流水,以真氣灌輸,逼出毒素,并且一手在楊少身上進行推拿,看似簡單的推拿,其實運用了大量的真氣,驅逐體內毒素。
  十分鐘左右!
  噗!
  楊少吐出一口暗黑液體,奇臭無比,瞬間蔓延整個大堂,眾人捂住鼻子,甚至有女孩子受不了開始嘔吐。
  徐振東看向王醫生,再看向楊萬象,說道:“現在需要有個人清理一下貴公子的口腔,我覺得王醫生最為合適?!?br />  這話一出,王醫生簡直要暴走,什么叫我最合適?
  這家伙明明是公報私仇!
  “我們這邊有護士,她們也可以……”
  “王醫生,你也聽到了,徐神醫說你最合適!”王振國話還沒說完,楊萬象看過去,無形的威壓施展開來。
  王振國頓時語塞,他想巴結萬象集團沒錯,但這口腔此刻奇臭無比,讓人惡心,任誰都不愿意。
  可是楊萬象的言語很堅定,他也知道楊萬象不可得罪,否則就不用在應天醫院混了,應天市都不行?!啊冒?”王醫生狠狠的看了一眼徐振東,看到這家伙那意味深長的嘴角,頓時臉皮抽搐了幾下,這家伙就是故意的,但沒辦法,楊萬象此刻最相信的就是這個家伙了。
  “需要我怎么做?”
  徐振東淡淡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說道:“清理口腔,把遺留在口腔的異物清理出來,因為口腔中也會遺留毒素,所以王醫生最好小心一點,別把口腔的毒素推回去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73,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至于怎么做,我想不需要我教了吧!”
  聞著惡臭,內心幾乎是要嘔吐的,王醫生想死的心都有了,趴在地上,認真的清理口腔,為了不聞這惡臭味使勁的憋氣,憋得臉頰以及脖子都漲紅起來,一會兒轉頭看向反方向大口呼吸一下。
  看得徐振東心里爽翻了。
  十幾分鐘,終于把口腔的遺物都清理出來。
  “辛苦王醫生了?!斃煺穸底?,王振國的嘴角抽搐了幾下,聽這話著實充滿了諷刺的味道,但也只能心中怒火強忍下來。
  “楊先生,貴公子的病情我已經穩定。毒素也已經逼出來,只是身體還比較虛弱,我現在寫個藥方進行調理,我建議暫時住院比較好,我三天后再過去觀察一下??純辭榭??!?br />  “謝謝徐神醫,謝謝徐神醫?!毖鍆螄蟾屑ね蚍?,緊緊的握住徐振東的手,關切的問道:“不知徐神醫在哪里高就,我直接把小兒送到那家醫院去,方便徐神醫?!?br />  徐振東苦笑,拿起放在包里的簡歷,看了一眼華院長,說道:“我是個剛剛準備畢業的學生,正打算去應天醫院面試來著……”
  “這……這不剛剛好嘛!”楊萬象看向華院長,說道:“華院長,你看,徐神醫這樣的人才想去應天醫院,難道不應該錄用嗎?”
  “必須錄用!徐神醫這等人才不用面試,我在此正式錄用你為中醫實習醫生,歡迎你加入應天醫院中醫科,徐振東!”
  華院長笑著,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73,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瞇著眼睛,伸出枯黃的手。徐振東沒想到這場機緣讓他成功應聘到應天醫院,雖然應天醫院有王振國這樣狗眼看人低的醫生,但也有華院長這樣欣賞有真才實學之人。他當然知道進入醫院之后,王醫生會找機會為難自己,但有華院長和自己的神農傳承,完全不用畏懼王醫生這樣的人。
  伸手過去和華院長握手,笑道:“那真是謝謝華院長,這是我的簡歷?!?br />  而此刻,在一旁的王振國嘴角已經咧開,得意的笑了。
  這小子明顯就是往虎口里跳,自己在應天醫院可是醫師級的存在,在應天醫院定能讓你處處吃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