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乐扑克三18071549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我領導是老婆初戀
我領導是老婆初戀

快乐扑克牌3开奖结果:我領導是老婆初戀

現實生活中,有多少人能說自己是老婆的第一個男友呢?有多少男人希望自己是老婆的第一個男朋友呢?我從來就沒有做過這種夢。我的妻子丁玉琳在我們定情的那一天非??隙ǖ馗嫠呶遙骸改惚鹱雒瘟?,北京的女孩起碼有百分之五十以上中學時就談過戀愛,我已經算夠純潔的了?!埂改竊諼抑壩泄父??」
  妻子調皮地向我一笑:「多乎哉?不多也?!谷緩缶倨鶿?,翻了一翻。
  二十個?!我真的很吃驚,因為她出身書香門第,自己還是中學老師,為人師表者,如何能對感情生活這么輕率?一定是逗我呢!
  「你想聽聽我的初戀故事嗎?」
  不知為什么,我心里有些煩,搖搖頭,頭一次沒說晚安就轉身睡了。
  第二天,玉琳下班回來。我有些疲倦,這些天奔波于人才市場,在各色眼光中陪著卑微的笑容,早衰的腦門上,好象打上了廉價出售四個字,非典過后的找工作經歷,永遠難以用語言形容。
  玉琳看我的臉色,也就沒再問什么,她低頭嘆了口氣,道:「不要灰心,你要相信自己?!刮銥嘈σ幌?,去廚房做菜了。
  第三天,她滿面春風地回到家,告訴我:她的一個同學今天剛和她聯系上,那個家伙混得很好,大學畢業后,先到中央機關干了三年,然后辭職自己辦了一家IT公司,現在都已經上市了,他也發了大財,在二環以內買了二套房子,私家車從捷達換成了大奔,現在還買了一輛寶馬。
  她笑意盈盈地對我說:「他問起我的情況,我說還行,就是老公一直沒找著工作,問他能不能幫個忙?」然后她頓了一頓,看著我,胸脯一起一伏,還沒等我接上話,她就主動地說出了答案:「他說他那里正好缺一個人事部的副經理,我說我老公原來在機關時就當過行政部的經理(當然不是,只是一個普通干部而已),他說那么讓我們明天去見見他?!?br />  我直愣愣地,不敢相信她說的是真的,然后玉琳撲到了我懷里,我們倆擁抱著,哭了起來。命運的轉機終于來了!
  當天晚上,我們還溫存了一回,因為失業一年心情始終很灰暗,我們連房事也不正常了,上次做愛,還是非典之前。
  做完之后,摟著妻子青春嬌美的肉體,我心里有些歉疚:「對不起,玉琳,好久不做,我有些……」
  玉琳勉強地笑了笑:「沒什么,我對這個,也不是很上心的了?!褂窳詹哦慫?,說這個話,連我也不相信。那一夜,我們摟在一起,睡得很香。
  第二天,玉琳請了假,先陪我去商場買了件四百塊錢的很貴的西裝,然后我們到外面吃了肯德雞,嚼著香香的雞翅,我向玉琳擺出一個幸福的鬼臉,玉琳突然落下淚來。她別過臉,輕輕地拭去淚痕,我假裝沒看見。
  下午,我們到了她同學開的那家公司,進門后經過三次通報,我們終于見到了她的大學同學許志。
  玉琳表現得很得體,她把我介紹給許總后,和他簡單地聊了幾句,還開了個玩笑,然后就說:「你們聊吧,我先出去?!?br />  許志示意讓她等一會兒,他要過我的簡歷,看了一看,然后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鈕,馬上他的秘書就出現了。
  許志簡短地下了幾句命令,秘書很快就叫來一個人,許志介紹說:「這是人事部的李經理,這樣,王青,你先和他談談吧。丁玉琳女士,你可是貴客,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刮銥戳絲從窳?,她向我點點頭,我象個孩子一樣被李經理帶走了。
  李經理長得很賊,我猜他肯定非常地世故,果然,我們聊了一會兒,正印證了我最初的判斷。
  他幾句現代人力資源管理方面專業的問話,我都答不上來,他便馬上轉變話題,聊起了機關行政管理那些瑣碎之事。我感到一種深深的恥辱。我暗自發誓,如果給我這次機會,我一定要把這種專業學精,讓社會看看,中專畢業的人,也是能干好的!
  大概談了有十多分鐘,他終于不耐煩了,我們就結束了東拉西扯的話題,他離開后,留下我一個人,等待命運的宣判。我低下頭,對自己的心說道:不要害怕,要堅強些,大不了……
  一會兒,玉琳推門走了進來,我無言地看著她,她避開我的眼光:「青,祝賀你!」
  第二天,我系上了領帶,成為了許總手下的一個高級職員。
  和李經理這樣油的男人打交道,我心里總有說不出的畏懼,然后他確實對我很友善,一直悉心地教我熟悉工作。我和許總見面很少,但他對我也很和氣,不知為什么,我總覺得他有些回避我。
  我在玉琳之前,也幾乎不談公司的事,她更沒有問過我許志對我的態度或是要表示謝意之類的話。我想,她可能是為了顧全我的面子或是為了她自己的自尊心。
  之后,公司讓我去南方一個城市出差了一個月,參加了一個人力資源和客戶管理軟件的學習班。李經理中間來了一次。
  他對這個城市很熟悉的樣子,一天晚上,他帶上我去一個叫藍燈的酒吧吃晚飯。那天晚上,在包房里,我舉杯向他表示謝意,感謝他從各方面對我的關照,他坦然受了這杯酒,然后對我說:「不要這樣客氣,我們都是在江湖上混的,現在的世道,多交個朋友多條路?!谷緩笏燈迪蛭胰熬?,我本來就不勝酒力,很快就有些迷糊了。
  我隱約看見他向暗處招了招手,一會兒,一陣香風向我熏來,我本能地一驚,看見李經理已經和那個小姐親上了。當一只紅艷的香唇也襲上我的臉龐時,我向后閃了閃,本想躲開,一個芳香溫軟的肉體正好借機壓到我的身上……回來的頭天晚上,我幾乎沒有臉見玉琳,這件事,已經成了我的一塊心病。
  李經理第二天又帶我去了那家酒吧,我身不由已地跟著他,在包房門口,那個叫美美的小姐,俏皮地迎上我了,我看著她青春美貌的臉龐和苗條修長的身材,神差鬼使般地,再次失去控制。我把門剛剛關上,美美就開始脫掉我的外衣。
  在那張小床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把美美送上高潮,她大聲地叫著,并職業地挑逗著我的乳頭。我從來沒這樣地快活過。當晚,她要了我的手機號。我問她:
  「以后還聯系嗎?」
  美美枕在我的胸口,對我呢聲道:「以后,我對你免費,真的,你只要想要,我就給你?!?br />  剩下的半個月時間,真如流水過隙,做夢一樣,一眨眼就過去了。
  我真是沒想到,回到家里,所有的幸福感,不知怎地,就全化成了強烈的內咎,在我心頭沉甸甸的,當玉琳伏到我的身上時,我幾乎不能挺立了。
  回公司半月后,有一天,許總滿臉怒氣,指著李經理的鼻子把他叫了出去。
  李剛一出門,我就聽見許大罵道:「你這個流氓,自己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你自己去吃好了,為什么把他也帶壞了??!那個傻瓜還給那個小姐留了公司電話,公安局都找到這兒了!你讓我怎么和我老同學交待!」我本來就做賊心虛,聽到這話,心里不知所以地狂跳起來。
  過了一會兒,許總滿面冰霜地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
  我象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一樣,站在他的寬大的辦公桌前,他低頭抽著煙,始終不說話。
  「王青,我只想對你說一句話,你對不起玉琳!你不配她!」他一字一頓地說道。
  在他剪刀般地眼光絞殺下,我紅著臉,低著頭,渾身顫抖,心里也納悶,自己怎么這么無恥!
  「公安局的事,我已經替你擺平了,你以后,就別來了?!刮蟻蛩釕畹鼐狹艘還?,轉身,搖搖擺擺地走向門口。
  「等一下?!?br />  我回臉看他,他低頭非常為難一樣地想了一會,說:「王青,你還會再做出這種事嗎?」
  我無力地搖搖頭。
  「這樣,你留下來吧。我怕你被我開了后,玉琳會懷疑是什么原因,最后,如果她知道真相,會受到很深的傷害,你,留下吧?!刮抑沼誑蘗順隼矗骸感磣?,我,我再也不會做出那種事了?!剮磣蘢吡斯?,拍拍我的肩膀:「我相信你,請你不要傷害她,你知道吧,她,她是我……」
  我耳邊一陣鳴響,滿臉惶惑地看著許志,看著他的嘴。
  「我是她的初戀,我們曾經相愛過三年??坦敲牡叵喟??!故裁??!我傻了。
  許志拉著我的手,走到沙發邊,示意我坐下:「我本來不應該和你說這個,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可是,你知道嘛,我在心里還是把她一直看成我的女友,我真的不能容忍別人去傷害她,尤其是做出這種無恥的事情來?!刮已柿艘豢諭倌?,想了一會兒,說道:「謝謝你,把這件事情告訴我?!谷緩笪壹岢腫拍腥說淖詈笠壞闋宰?,對他道:「我愛她,比任何人都愛她。我會好好對她的,但是,我希望,我和你的關系,僅是上下級的關系?!埂肝冶糾匆蠶M欽庋?,但是你這樣的行為,配得上她這樣的好女孩嗎?配得上嗎?」
  我低頭無語。
  「讓我們象真正的男人一樣,面對面地坦然說出心里話,好不好?」我受到刺激,坐直了身子,正面對著他,我突然發現,即使是坐著,我和他的高度也差了一大截,許志長得相貌堂堂,方方正正的臉,炯炯有神的眼睛,他也是才該是玉琳最般配的愛人吧。這個念頭,一時間讓我無比恐懼,我這是怎么了?!我還是個男人嗎!
  「我不希望你騙她,如果你有勇氣,就要面對這個事情?!刮業愕閫?。然后再次使勁地點點頭。
  「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你就應該向她承認錯誤?!刮毅躲兜睪退允恿艘換岫?,終于無力地低下頭:「你不要逼我,許總,如果我說出真相的話,她會離開我的。我求求你了?!埂趕竽閼庋娜?,不會使她幸福的?!?br />  我看著他無比權威的眼光,滿含屈辱,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帶著這個惡毒的詛咒,我回到了家里。一整天巨大的壓力,使我終于垮了,我倒在床上,心里很奇怪地想著:我之所以能進這家公司,原來要歸功于許志對玉琳的舊情,那么,玉琳為什么從來不告訴我這一點呢?她當然不會告訴我,她怕我自尊心受不了。他們原來好到什么程度了呢?刻骨銘心地相愛?玉琳是否倒在他的懷里過?他們是否親吻過呢?不,他們不會的,玉琳是純潔的,玉琳的第一次是給了我,玉琳從沒有和他溫存過……
  那一夜,我無眠,看著黑暗,腦子里瘋狂地滋長出無數的怪念頭。
  「玉琳,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估杳魘?,我終于按捺不住,叫醒了她。
  玉琳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什么事?」
  「你和許志,原來是什么關系?」
  玉琳看了我一會兒,她找出一條毯子,披在光滑的身子上。
  「你能告訴我嗎?」
  玉琳搖搖頭:「都是過去的事了,還提他做什么?」過了一會兒,她突然連聲追問:「你為什么問這個?許志和你說過什么嗎?」「他說,你們曾經相愛過,很長時間?!刮沂翟謁擋懷隹坦敲惱餳父鱟擲?。
  我覺得很惡心。
  玉琳冷著臉,沒有回答,轉身就睡了。
  我看著她修長光潔的肉體,突然間想找一個鞭子,狠抽她一頓。
  這段時間,我感到非常地孤獨,唯一的樂趣就是學習,我學得很快,那套軟件,他們沒有一個人有我玩得精。我在操作軟件中,獲得了莫大的樂趣,一生之中,從來沒有一種東西,讓我沉浸其中,雖然它只是一套人事與客戶綜合管理軟件。
  過了三個星期,李經理突然間尋了一個由頭,和我發作起來:「你他媽的,雞巴長在你自己身上,你管不了,老子能管得了嗎?害得老子惹了一身騷,停發兩個月的獎金,你讓別人評評這個理!」
  在眾人輕蔑的眼光里,我感到自己的世界在一點點沉淪。沒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臉就不要臉吧,生存是第一位的。34歲的中專生,除了這里,哪兒還有我的位置。
  晚上,李叫我:「王青,我想和你嘮嘮上午的事?!刮遺闋潘?,進了一間小酒館,落座之后,李拉著我的手:「哥們,你救救我吧?!?br />  我一愣,問道:「這是從何講來?」
  「許總要開了我了?!?br />  「什么?!他不是只停發你獎金嗎?」
  「下一步就是開了我了。我的前任,就是先停發獎金,然后就被開了的。許總罵我是衣冠禽獸?!?br />  「為了我的事?」
  「對?!?br />  我無言,過了一會兒,又覺得許有些小題大做。
  「不會吧。再說,我怎么救你?」
  他過了一會兒,臉色有些古怪,斜眼對我道:「你老婆是許總的舊相好,是不是?」
  我一下子站了起來:「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他把我拉回座位上:「算了算了,別急嘛。沒有就沒有,你急成這樣干什么?
  咱哥們一起打過炮的,明人不說暗話,就是有,又算得了什么。你就是太虛了,你這人,不實在,沒法跟你交心。算我白認識你了?!刮頤歉珊攘艘換峋?,我突然脫口而出:「是有這么回事,但那是以前的了?!埂剛獠潘隳兇雍?。我跟你這么說吧,許總還沒結婚,他到現在還愛著你老婆呢。他們以前都上過床了。要不怎么叫刻骨銘心?!埂改闥杌斕?!」我氣得再次站了起來,指著他的鼻子罵道。
  「瞧瞧,又急了吧!一起打過炮的,你又跟我玩虛的了吧?!顧俅偉鹽依刈簧?。
  「你敢和我說,你老婆和你第一次時,流血了嗎?你是男人,就說實話?!埂該揮?。那是因為她以前做過激烈的運動?!?br />  「對,很激烈的那種?!顧蛻匭ψ?,好象拼命壓制著。
  「我……我抽你?!?br />  「抽吧?!?br />  我渾身冰冷,腦袋痛苦地發木,不知為什么,連胳膊也動不了。
  「你別看姓許的那天,那么義正言辭地教訓你我,你知道,我面試你的那一天,原來計劃談半小時的,你小子,……不說了,結束完面試后,我去匯報,一推開門,就看見……」然后他看著我的眼睛,不說了。
  「你看見什么了?」我紅著眼,急急地問道。
  「女人,不都是那塊肉嘛,你也玩過別的女人,那就別怪你老婆紅杏出點墻了?!?br />  可能是我捏著他的手太用勁了,他歪著嘴道:「我看見他們倆抱在一起呢。
  來,別說這個了,喝酒喝酒?!?br />  我悶頭喝了一大口:「你胡說!」
  「算我胡說,算我胡說。你啊,太小家子氣,你自己抱著個大美妞玩了一個月,你老婆和別人抱一會,你就急成這樣!」
  「你別說我,你呢!」
  「我老婆現在天天和別人抱一起,我不急,那是她現任老公?!刮矣趾攘艘豢誥疲骸改閬胨凳裁?!」
  「我告訴你一個事,我們公司又要裁人了。你已經被列上去了。我也可能被列上,我猜。人事部和辦公室可能要合并了?!故裁??失業?我一驚,原以為那次痛徹心肺的屈辱,能夠換回這份工作,沒想到,還是……
  我搖搖頭:「失業就失業吧?!剮睦錈?,說不出的一個令我渾身搔癢難耐的念頭,冒了出來。老婆的第一次,原來是給了他!再玩兩次,又算得了什么呢?
  等這個念頭明皙起來,我突然間覺得非常惡心,跑到洗手間就吐了起來。
  晚上,玉琳回到家里,修改完學生作業,正準備洗簌睡覺。我看見她換上半透明的睡衣,突然再次想起那個邪惡的念頭:整個世界都對不起我,我為什么非要對得起所有人呢!
  我撲上去,在玉琳的驚叫中,抱起她,把她放倒在床上,然后提槍上馬,狠狠地干起她來。
  玉琳一開始滿臉不解,后來看著我兇惡的臉色,她卻好象平靜了,只是平靜中帶著幾絲很深的悲哀。
  「你的第一次是給了誰了?和我說實話?!?br />  「許志?!?br />  我感覺到她的眼神中有種無言的悲愴,動作慢慢地停了下來。
  當雞巴在她的陰道里軟了之后,我突然間抱著她,抽泣起來:「我不想失去你?!?br />  「我不會離開你的?!褂窳瘴氯岬馗孔盼?。
  「你們為什么這樣羞辱我?!刮抑沼詵派罌奩鵠?。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許志和你說了什么?!」玉琳定定地看著我,逼問我。
  我不能說,我真的不能說啊。
  「我要被開了。我要被辭退了?!刮亦廝檔?,「你幫幫我吧,」我一面說著,一面想起玉琳這么多年,始終在騙我。一種報復的心理涌了上來。
  「你要我怎么幫你?」
  「你,你,你再去和他睡覺!」我滿臉猙獰地說道,「你騙我,你有種接著騙我!你說,你為什么騙我說你是處女,面試那天,你為什么和他擁抱親吻!你這個婊子!」
  玉琳淚流滿面,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時,許志把我叫了過去,他關上門后,背著身子,沉聲說道:「上午玉琳給我打電話,很傷心,電話里哭了起來,她問我為什么把以前的事情告訴你,我把事情的緣由和她講了。她說,可以原諒你,因為她以前,和我曾經相愛過,算是扯平了?!?br />  我絕望地坐在沙發上。天啊,貧窮真是一種最大的罪惡。當時,我的腦子里只想著這樣一句話。
  「王青,我們看看,怎么把這個問題解決好:一種方案是你離開公司,我們所有人,把所有的事情全忘掉,能忘掉多少是多少,一種選擇是,你把玉琳讓給我?;垢?。我給你一大筆錢?!?br />  我不要他的臭錢,我只要一份工作。一份證明我的能力的工作。
  「我不想和玉琳離婚,你要是喜歡她,你就接著睡她,我只想干好我的工作?!埂肝易急柑崮愕卑旃業木?,你會干好這份工作的,你回去吧?!剮碇玖成廝低曛?,接著看起他的報表來。
  我和玉琳進入了冷戰狀態,差不多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她不理我,我也不理她。終有一天夜里,玉琳從惡夢中驚醒,一下子抱起了我,我摟著玉琳溫軟輕滑的身體,不說話。玉琳在我的懷里慢慢地哭了。
  「玉琳,我對不起你?!?br />  「沒什么,大家都一樣。我也對不起你?!?br />  我們開始做起愛來。
  ……
  「玉琳,我不行了?!?br />  「沒事,我再弄你一會兒?!?br />  ……
  「對不起,我不知為什么,立不起來了?!?br />  「算了?!?br />  之后,我抱著玉琳,假裝隨便地問道:「你和他做過幾次?」……
  「幾次?說吧。我心里都接受這個事實了,你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十來次吧?!褂窳氈鞠牖乇苷飧齷疤?。
  我的陽具突然間硬了起來?!改愫退泄叱甭??」「你……」玉琳本要發火,我把她的手放到我的陽具上,她終于意識到什么。
  她慢慢地伏上我的身子,我摟著她的輕腰:「你和他原來也這么干過嗎?」玉琳緩緩地坐了上去?!付?,他原來也這么干過我?!埂改憔醯盟媚闋釷娣?br />  「當然是你,哦,是他,他把我干得愛液四濺,我每次都被他弄到高潮?!埂改愕降妝凰復?,小浪女?」
  「好多次,我最愛他的家伙了?!?br />  「我,我頂死你個小浪女!哦……」
  「頂死我吧,我要,我要,……」
  「你還要他干你嗎?」
  「要,我要,我好想要他的東西?!?br />  「我已經和他說了,他想干你就干你?!?br />  「我要到了,我……我……我……你讓他干我吧?!埂肝乙慘淞?,寶貝!……」
  「哦,哦……」
  過后,我們無比疲倦地擁抱著睡著了。誰也沒提剛才的事。
  我當上辦公室主任后,才感覺工作著竟然是這樣地美好。我的青春再次煥發出來。
  做愛也可以這樣美好,當我和玉琳做愛時,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許志強壯的身體、渾圓的腰肩,仿佛看見他正摟著玉琳,把他又黑又粗的雞巴向玉琳的小洞里塞,玉琳則扭著嬌軀,仿佛不堪挑逗,情熱至極,一面用淫水潤滑他們即將交合的部位,一面放浪地與他肌膚相親,纏綿至極。
  直到有一天,許志邀請我和玉琳周六去他在京外的別墅去玩,我才意識到,自己潛意識里,早就盼望的那件事情,即將發生了。
  「玉琳,你去嗎?」
  玉琳紅著臉,不說話,扭身去了廚房。
  我追了過去,半摟著她:「去吧,咱們不是天天晚上念叨著他的名字嗎?」「我就不去!」玉琳半嗔半羞地說道,掩著臉跑開了。
  看著她的動人情態,我心里象是倒了五味,說不出是苦是澀,當然,下面的東西,又不爭氣地硬了。
  晚上,我們吃完飯,我一度打定主意,不去他家,也不再提這事了。工作誠可貴,老婆價更高。
  覺前,玉琳洗了個澡,披件睡袍上了床。她的臉,紅紅的,好象是剛喝了酒。
  我們的身體剛接觸到一塊,好象過電般,我就硬了起來。
  「不再說那個名字,好嗎?」當我準備插入時,玉琳垂著眼簾,低聲對我道。
  我點點頭。插了進去。
  這時,不知為什么,我的陽具就軟了。
  我和玉琳面面相覷。
  玉琳也掩著嘴笑了起來,紅著臉點著我的額頭:「你真是個賤命!好吧,咱們去吧?!?br />  那天晚上,我和她破紀錄地做了五次。
  第二天早上,我給許志打電話,告訴他請他派車來接我們。
  許志親自開車,來到樓下,按了幾次喇叭。我和玉琳看了看,她低下頭,臉色有些蒼白。
  我心里泛起無比的酸楚?!贛窳?,你去吧,我不想去了?!埂改俏乙膊蝗チ??!褂窳掌說轎一忱?。
  許志在樓下,沒再按喇叭。他一直等著我們。
  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我苦笑了一下:「我陪你去吧?!?br />  玉琳好象也解脫了,她踮起腳親了一下我的額頭,低聲道:「這樣,老公,我把他當成你就行了?!?br />  我心里又有些激動,把他當成我?!「你會完全放開了跟他做嗎?」玉琳紅著臉,低頭不語。
  玉琳坐在他的旁邊,一開始只看著車外的景色不語,許志不斷地和她聊著過去的老同學,一路上,他們慢慢地熱乎起來,我基本上插不上嘴。
  到了別墅后,許志領我們先是參觀各個房間,一會兒他指著一間客房對我們道:「夜里兩位就安歇在這間吧。我的房間就在你們隔壁?!沽郊浞恐屑?,有一扇門,門是朝我們那間開的。
  玉琳看看我,我也看看她。許志臉上浮上一絲奇異的笑容。玉琳羞紅了臉,朝我身邊挪了挪。我也不再說什么。心里又巴著夜晚早點來,又特別害怕那一刻。
  仿佛那一刻之后,我會徹底地失去玉琳。
  晚上,我們喝起了紅酒,舉杯之間,許志數次向玉琳投以深情的目光,玉琳不安地看著我。我低下頭吃飯。
  而后,我們又玩了一會兒桌球,許志越打越油,我一次次地大敗。許志最后收桿,拍拍我的肩:「王青,我們不是一個數量級的?!故壞闋笥?,他把我和玉琳領到房門前,「祝兩位晚安了?!刮頤嵌濟淮鵯?,關上門后,玉琳也沒有和我說什么,拿起一件半開的睡袍,徑直走向浴室。
  她洗了好長時間,出來后,把頭發弄干了,然后披上睡衣,走到床邊,我傻傻地看著她,拉著她的手,心中一時悲痛難耐,一時燥狂無比。
  她把我輕輕地放到床上,對我道:「今天晚上我有事,你先睡吧?!刮乙幌倫影閹交忱錚骸肝也淮鷯??!共⑶野咽稚煜蛩胩斕幕忱?,正摸到她尖尖翹起的小乳頭,欲向她求歡之時,玉琳輕柔地推開了我,「我會把他當成你的?!?br />  「一會兒還回來嗎?」
  玉琳笑了笑。沒有回答。
  我松開手,她向我擺擺手,走向那扇門,光潔的雙腿在半開的睡袍間,直看到她沒穿褻衣的秀臀,細細的腰身,豐腴的乳房,長長的脖頸,一切的一切,都被那扇緊鎖的門,關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很快就聽見玉琳的輕喃低語,慢慢地變成了嬌喘吁吁,我正擔心玉琳會遭到他盡情的蹂躪,沒想到玉琳很快地便放開了聲音,云雨之聲中,滿耳是玉琳盡情酣暢的叫床聲。
  「好志哥,好哥哥,你玩死我吧,哦,我不怕,我不怕,盡情玩我,哦……」「對,對,就是那里,我老公捅不到的地方,你插,插吧……」「哦,嗯,別逗我,別逗我那里,那里臟,哦,舒服,舒服死了?!埂鋼靖?,別,別,這樣,哦,天啊,我爽死了,讓我死吧,我心甘情愿,被你玩死!」
  我蹲在床邊,一聲流著淚,一面打著手槍。
  云雨之聲,時歇時停,終于,到了半夜后,一切歸于寂靜。
  我也打了兩炮。
  這時,房門開了,玉琳和他在門口再次深吻了兩分鐘,然后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了我身邊。
  「寶貝,他沒弄壞你吧!」
  「傻瓜,怎么會弄壞呢!挺好的。我累死了,不想洗了,我想睡一會兒再洗?!鼓且灰?,我的腦袋終于被那股又酸又淫靡的味道熏壞了。
  天亮的時候,我一邊查看著玉琳股間斑斑的淫跡,一邊再次自慰起來。
  第二天夜里,我弄了半天,還是不行,玉琳偎到我懷里,看著我的臉色,一會兒悄悄地說道:「要么,要他來一次?」
  我看著她春情難掩的神色,點點頭。
  玉琳走到那扇門前,輕輕地敲了敲。
  門開了,許志光著身子站在門口,驚喜間正要抱著玉琳的嬌軀,玉琳向他搖搖手,把他領到我們的床前。
  「你來弄我吧,當他的面弄一會兒?!?br />  許志上下打量我一下,咧嘴一笑:「沒問題,老婆?!顧夢蟻熱靡幌?,坐到床前?!咐窗??!?br />  玉琳看看我,撒嬌道:「老公,別那么緊張嘛!」我松了一口氣,點點頭。
  玉琳赤裸著身子,一會兒蹭到許志的懷里,一會兒坐到我們中間,讓我撫摸她,我漸漸地也沉浸到這種淫浪的氣氛里,親吻著她,玉琳抬起屁股,讓他盡情地猥褻著,慢慢地發出喘息聲。
  「哦,哦,不要用手指,用那個嘛?!?br />  「用什么?」許志故意問道。
  「用你的雞巴,蹭我,但不許插進來,講好了的,今天我是我老公的?!剮碇咎鵂Π?,在玉琳的玉洞口,反復地摩擦著,玉琳越來越有些失控。
  「不要,不要,不要當我的老公面干我,求你,那個點,不要弄了,我要失控了?!?br />  「王青,想不想讓我不戴套干你老婆?」
  「啊,不!」玉琳先反對,然后一轉身,把他已經半插進的雞巴甩了出來。
  「不行!」
  「玉琳,你愛我嗎?」我突然間問了一句,玉琳一愣,「當然愛你?!埂改閌禱笆鄧?,你還愛他嗎,你的志哥?」
  玉琳微笑地看看我們倆,「愛?!?br />  「那你就讓他干你吧。怎么干都行。你們也是相愛的?!埂改憷瞎紀飭?,你還說什么?」許志一面說著,一面再次把玉琳抱到了懷里。
  「你們都壞死了!好吧,干吧,你干吧。全射進去吧,別浪費了!」玉琳一面輕輕地皺著眉,一面迎著他的雞巴,坐到了他懷里,并輕輕地叫了一聲:「哦!」干了幾十下后,玉琳示意我上,我挺著雞巴,一下子插進她濕滑無比的小穴里。
  很快,就射了進去。
  許志緊接其后,把玉琳干得人仰馬翻,幾乎人事不醒,幾百下后,在玉琳到達高潮的一刻,一次次地把他精液,擠進玉琳深深的洞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