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乐扑克三18071549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波斯妖姬
波斯妖姬

快乐扑克彩票预测师:波斯妖姬

寧王府,宴會廳。

  這座由寧王花重金打造,專門用來邀請貴客的宴會廳,可以說完全就是一間獨立的皇宮。

  四面八方都是拼花琉璃窗,配著貼近墻面的朱紅燈柱,整個空間都充斥著富麗堂皇的氣息。猩紅的布縵圍繞著整個大廳,拋光的白玉地板光可鑒人,帶渦卷花葉的紅柱氣勢宏大,上面雕刻繪制著各種飛鳥走獸。陳設布局也是美輪美奐,抬頭就是四四方方的楠木穹頂,房梁垂掛著一排彩燈,四壁懸掛著價值連城的山水畫。

  寧王朱宸濠,坐在首席的主位上,周圍是一干心腹,但是最重要的客位是空著,似乎在等什么人。

  餐桌上盡是一些罕見的山珍海味,美酒佳釀,就連酒具都是上好的青花瓷,顯然是為了招待貴客。

  為什么要招待貴客?

  因為寧王遇上了麻煩,他現在很煩躁,需要人幫他解決麻煩。

  作為大明朝南昌封王,寧王朱宸濠完全可以紙醉金迷、富富貴貴的過完一生,然而他就是不愿意安于現狀。

  在繼承寧康王的王爵之后,他花重金賄賂太監劉瑾及佞臣錢寧、伶人臧賢等人,恢復寧王一系已裁撤的護衛,畜養亡命??孔攀窒碌娜寺?,他強奪官民田產動以萬計,并劫掠商賈,窩藏盜賊,終成巨富。并且與金錢幫勾結,窩藏盜賊,密謀起兵。

  可以說,金錢幫是他重要的合作伙伴,撈錢的黑手套,重要的打手集團。

  然而金錢幫被滅了……被碧雪宮的人全滅了!

  每次想到金錢幫被滅,自己留在上官鴻那里的財寶被碧雪宮一網打盡,寧王的心就在滴血,那可是他奪取天下的財寶??!

  有仇不報非君子,更何況他是堂堂的天朝王爵!

  但是碧雪宮的宮主,伊雪武功太高,上官鴻這等高手一個照面就被殺了,他怎么報仇?

  就靠身邊幾個幕僚、客卿、供奉?

  估計一起上都是全滅的結局。

  不過好在寧王還有錢,還是王爵,天下的武林高手,愿意為他賣命的很多。

  席間就匯聚不少超一流的高手,比如鐵臂僧王童,蓮花蛇明月心,龍吟劍上官伯,每個都是赫赫有名的英雄好漢。不過他們武功雖高,卻遠不如碧雪宮宮主,所以他們都不是貴賓。

  對寧王來說,唯一的那位貴賓,就是可以打敗伊雪的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已經日落山西,寧王還是沒有開宴的意思,鐵臂僧王童率先坐不住了。

  他是個黑面虬髯,身材魁梧的胖大和尚,坐在那里跟鐵塔一樣;自然肚腸也大,等了這么久不能喝酒吃菜,著實火大。

  「寧王,您的貴客到底來不來?他到底是什么人,敢讓我們等這么久?」鐵臂僧王童忍不住嚷嚷起來。

  別的高手雖然沒說話,不愿意得罪寧王,卻也樂意見到一只出頭鳥鬧事。畢竟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只要是武林成名的高手,大多都是心高氣傲的,誰也不想被人壓一頭。

  現在寧王宴請的貴客不但獨占貴賓席,還讓他們等了這么久,真是好大的譜。

  「王童兄稍安勿躁,再等片刻吧?!鼓醯哪渙帕Τ隼叢渤?。

  「哼!等他來了,大和尚倒是想跟他較量較量?!貢г構楸г?,王童也不愿拂了寧王臉面,只能坐下來繼續苦等。

  誰也沒料到,他們這一等,直接等到圓月掛上夜空,貴客還沒來。

  這一次,連寧王也坐不住了,臉色鐵青的站起身,開始準備招呼前來的武林高手。

  「此次本王屬實是怠慢了各位,現在開宴,大家吃好喝好,肥環燕瘦任君采摘!」

  說著,寧王拍拍手,十幾位衣衫單薄、明眸皓齒的美貌婢女,從屏風后面魚貫而出,嬌笑著迎向武林高手們。

  美人在懷,珍饈在手,高手們頓時沒了怨氣,人人高呼寧王仁義。

  然而就在這時,天空飄起了花瓣,一片片潔白的百合花葉,猶如雨點般落下,隨著花瓣的出現,客廳內頓時飄起了異香,那種空谷幽蘭的香氣,一瞬間令眾人陶醉其中,幾乎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就在這是,幾十個身穿黑色皮衣、背負彎刀、頭戴蒼白面具的怪人,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客廳當中。

  「什么鬼東西?」

  「你們是誰?」

  「刺客?」

  面對幽靈般閃現的身影,武林高手們瞬間從席位上站起身,如臨大敵的望著這些怪人。

  「諸位稍安勿躁,這是貴客到了?!?br />
  看到這一幕,寧王卻是不驚反喜,滿面春風的說道:「諸位有所不知啊,這些人是波斯長生軍,又名不死軍,乃是波斯拜火教總壇豢養的死士?!埂覆ㄋ??拜火教?」

  蓮花蛇明月心搖搖頭,抱拳笑道:「寧王說笑了,波斯早已亡國多日,國教也變成天方教,哪里還有什么拜火教?」

  蓮花蛇明月心,擅長純陽童子功,內功已臻爐火純青之境,一雙肉掌可以開碑裂石,在江湖中又以博聞廣記成名。

  「波斯雖亡,但圣火不熄!」

  就在這時,一個身披黑袍的老者從天而降,無聲無息的落在寧王身旁,躬身施禮:

  「參見寧王?!?br />
  「好好好,原來是光明使,不知圣女何在?」寧王遲疑著問道。

  「寧王請坐?!購諗劾險呶⑽⒁恍?。

  就在這時,不死軍同時趴在地上,疊成了一個金字塔形。

  幾乎同一時間,一個猶如紫百合般飄逸輕靈的身影,仿佛幻影一般,落在『金字塔』頂。

  「寧王,你找我?」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用一種有些生澀的中原官話問道。

  武林高手們循聲望去,發現那是是一個佩戴紫色面紗、身材婀娜高挑,全身覆蓋在華麗薄紗下的美艷女子——金發碧眼、高鼻深目、膚白如雪,和中原女子大相徑庭,一眼便能分辨出她的波斯血統。

  身上的服飾,也是帶有濃烈波斯風格的薄紗長裙。

  精美的紅寶石頭飾懸掛在額前,半透明的姿紫色面紗,將她的臉蛋襯托得格外神秘,增添幾分朦朧的誘惑。

  她眼眸犀利,一雙嘴唇紅艷妖嬈,嘴角噙著嫵媚的微笑,那雙眸子好像藍寶石一般深沉而美麗;淡金色的發絲柔順地垂過脖頸,瀑布般的灑在背后,兩束長束長辮微微蜷曲著懸掛在臂彎前。

  連衣紗裙包裹著婀娜的身體,露出雪白脖頸和精美鎖骨;豐滿的胸脯與深紫色的裙裾之間,腰身束得極細,令流暢修長的腿部線條強制性的凸顯出來。那雙纖長卻有力的雙腿蹬著白色的鹿皮長靴,鞋幫極高、一直箍到膝蓋,勒出了欣長勻稱的小腿。

  更令人驚嘆的是,她那對雪白高聳的乳球沉甸甸壓在胸前,擠出深邃的溝壑;臀部又圓又大,豐腴的曲線比任何中原女子都要飽滿,又挺又翹。這樣豐乳肥臀的完美體形居然有一米九,兩條長腿更是驚心動魄,可以說是魔鬼身材也不為過。

  「恭迎圣女?!購諗劾險吖ЧЬ淳吹乃檔?。

  「哈哈哈,波斯圣女果然不同凡響,請入席!」看到如此美人,寧王哪里還有怨言,立刻邀請對方入席。

  「……」

  圣女也不道謝,翩然踏下人梯,風姿卓絕的走到寧王面前,便徑直坐了下去。

  她從每個人身邊經過,所有人都聞見了凜冽的寒香,那種香味讓寧王想到了梅花,混入飄雪遺世獨立的梅花。

  「這女的也太好看吧了吧?」

  鐵臂僧癡癡的看著她,只覺得背影曼妙,秀發飄拂,后頸膚若白玉。

  和他一樣的高手們不在少數,只有龍吟劍上官伯尚能自持。

  「敢問圣女芳名?」寧王連忙給她斟酒。

  「黛綺絲?!顧⑿ψ嘔卮?。

  「黛綺絲,好名字,人如其名??!」寧王笑容滿面的夸道。

  「你們中原的男人,都是這么直接的嗎?」黛綺絲的聲音很好聽,銀鈴般的嫵媚多情,說出來的語句卻是字字含針:「覺得人家好看,就是直勾勾的盯著人家,不怕我剜了他們的眼睛?」

  「圣女姑娘說笑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姑娘容貌傾國傾城,大家自然都想一睹芳容啊?!鼓跣嗆塹拇蜃旁渤?。

  「是啊,我的那批奴隸當中,就你們中原的賤骨頭最多?!棍扃菜墾鄄髯納ü吞?,似乎完全不打算給寧王面子,旁若無人的說道:「所以呢,我對中原奴隸都是特殊對待的,必須閹割才行?!埂負嗆??!?br />
  寧王的笑容微微僵硬,立刻岔開話題:「聽說圣女姑娘武功絕頂,一身不死神功已臻化境,不止今日是否有幸一睹風采?」「好啊?!?br />
  黛綺絲捧起酒杯一飲而盡,素手輕撫之間,瓷杯化為一道白光飛旋而去,從寧王面前拐過彎,然后直接砸在了盯著她流口水的鐵臂僧腦門上。

  砰——!

  酒杯砸在王童的額頭,發出的聲音卻像是狙擊槍爆頭,這位名震江湖的好手應聲倒地,一瞬間就沒了聲息。

  「黛綺絲小姐,你這是???」寧王表情一變,面色頓時沉了下來。

  眾多高手也被這一擊驚醒,看著倒地氣絕的鐵臂僧,紛紛露出了慍怒的表情。

  「中原人那么多,死一個算什么?!棍扃菜坎灰暈獾乃檔?。

  「他怎么說也是我的貴客,你怎么能說殺就殺?」寧王勃然大怒。

  「啰嗦?!?br />
  黛綺絲驀地站起身,素手翻轉之間,猩紅的指甲輕戳桌面;整個圓桌便四散崩裂,美酒佳釀、奇珍異饈紛紛摔向地面,砸的一塌糊涂。

  「黛綺絲姑娘!」明月心怒不可遏,猛地運氣震碎座椅,直接站起斥責道:

  「人家既沒有出言褻瀆,也沒有上前非禮,只是看看,罪不至死吧?」「你就是那個……剛剛說圣教已亡的人吧?」

  黛綺絲扭頭望向他,嫣然一笑,隨即屈指一彈,一股氣勁凌空襲出:「你更該死!」

  砰——!

  明月心沒想到她說翻臉就翻臉,根本來不及反應,襠下直接被氣勁炸的稀爛。

  可憐他一身功夫全在手上,更沒想到她會陡然發難,殺起人來眼睛眨都不眨,頓時佝僂著身體倒地不起,眼看是不活了。

  「大膽妖女!」

  見她囂張跋扈成這樣,武林高手們紛紛坐不住了,立刻圍了過來。

  「呵呵,一起上么?」

  黛綺絲瞇起眼眸,掩口長笑,身形旋轉之間,素手隨即向外一撐,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浪驟然擴散。

  轟隆隆——!

  在這股氣浪的轟擊之下,整個宴會廳好像墜入了深海漩渦,高手們直接被卷向天空,然后在罡氣的撕扯下四分五裂。

  血雨嘩啦啦的從天而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黛綺絲卻是仰起嬌靨,沐浴著血雨縱聲長笑,笑聲混入勁風,讓人聽不清大廳內轟隆隆的聲響是風聲,雨聲,還是圣女的笑聲。

  「妖女!妖女!」

  寧王被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連忙掙扎想要逃離這里,卻被黛綺絲隔空一掌拍翻在地。

  「哎呦!來人!護駕護駕!」寧王倒在地上放聲嘶吼,卻不見有人救援。

  「喊吧喊吧,喊破喉嚨也沒用,整個大廳都被我的內力封住,沒有人會來的?!棍扃菜殼瘟癡囪?,含笑走向寧王,目中帶著懾人的寒意,仿佛能將空氣中的水分凍成冰粒;那雙纖長卻有力的雙腿蹬著白色的高幫皮靴,踩出極具韻律的節奏,飄逸紫色的裙衫隨之微微搖曳。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寧王驚恐的望著她,兩股打顫,想要逃走,卻發現自己已經腿軟的站不起身。

  「你不是要我對付碧雪宮么?我答應你?!?br />
  黛綺絲走到寧王面前,像是小鹿一樣抬起筆直修長的左腿,然后足尖踏上寧王的頭,強迫他跪在自己面前:

  「事成之后,我要二十萬兩銀子,同意么?」

  「……」

  寧王被她羞辱的滿面通紅,一雙手握緊成拳,咬牙說道:

  「我給!」

  「聽話就好?!?br />
  黛綺絲高傲抬起頭,精美尖巧的下巴微微揚起,修長的美腿施加力道,纖足用力碾壓著寧王的頭:「你們中原男人就是這么下賤……知道么?我之前說的那些中原奴隸,都是我親手閹掉的,但是他們卻對我感恩戴德。所以我最清楚你們這些人的本質,只有對你們狠,你們才不敢?;ㄑ??!埂肝腋腋恪傭幾??!?br />
  寧王一瞬間仿佛蒼老了十歲,表情木然的呢喃著。

  心里卻在暗暗發誓,一定要弄死這個波斯賤婢,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

  碧雪宮,議事廳。

  此刻雍容華貴的大廳里空無一人,所有侍女連帶護衛都已經被提前支開。

  而在宮主寶座前的紅毯上,一個女人披散著頭發,赤裸著白生生的肉體,像匹大白馬一樣趴在寶座前。一個矮小丑陋的男人從后面抱著她渾圓結實的大白屁股,正在用力猛干。隨著身體的搖晃,一張美艷的面孔在發絲間時隱時現。

  伊雪玉頰潮紅,眼神一片迷離,紅唇張開,「啊啊呀呀」的叫個不停。在她胸前,兩只碩大渾圓的雪白乳球像吊鐘一樣來回搖晃,奶水一股股噴射而出,全部落在兩只提前準備好的木桶里。

  柱子『啊』的一聲把精液射進伊雪的子宮里,直把她小腹射的鼓起來,才舒服的拔出了黑肉棒,然后順著階梯坐到了伊雪的寶座上。

  伊雪連忙轉過身,四肢著地的爬上階梯,叼住柱子甩在胯下的大屌,然后舔食龜頭上的液體吮吸著尿道里的精液殘留。

  「喂,母狗……都快半年了,你找到新母狗沒有???」柱子百無聊賴的問道。

  「汪汪!主人放心,很快就來了?!掛裂┮槐唄裊Φ乃蔽?,一邊回答:「小白依舊給主人物色到了最佳人選,她很快就會被小白抓住?!埂概??她是誰?」柱子頓時興奮的起來。

  「波斯拜火教圣女,黛綺絲?!?br />
  伊雪吐出他的大黑屌,將美麗的俏臉貼在肉棒上,素手捧著陰莖輕輕摩擦玉頰,柔聲說道:「在我為主人挑選的名單中,只有她最符合主人的要求?!埂覆ㄋ故悄畝??在大明朝的哪個州府???」柱子茫然的問道。

  「波斯不在大明,在大明以西的異域?!?br />
  伊雪屈膝翹臀、像只牝犬跪在柱子的胯下,俊美的脖頸輕輕搖晃,用臉感受著粗壯陰莖的溫度,美目朦朧的說道:「那里胡姬高鼻美目,身材高挑豐滿,最適合做主人的母狗呢?!?br />
  「我不管,不好看我就宰了你?!怪又浪桓移約?,期待的說道。

  ====================

  【完】